星辰之左

目前处于被学校封印状态
永远落后于时代潮流
中二至今越发严重

少年别西卜之烦恼

脑洞来源于一个梦。

  

  暴食魔王别西卜正在人间度假。

  当然,还有他的妻子亚斯塔禄。

  这确实是一件温馨美好的事情,特别是看在七魔王中五个单身,而整个地狱十个恶魔里也找不出半个已婚的份上。

  但这也意味着,别西卜时时刻刻都受到严密监视,半点饼干渣也别想塞进嘴里。他毫不怀疑,只要他的手动一下,亚斯塔禄的菜刀就会飞来。

  说到这把菜刀,作为人间生产的刀具,它非常荣幸地受到了亚斯塔禄的喜爱与肯定。只可惜这把刀以前还能用来切肉,现在只有新鲜蔬菜能在它身下丧生。

  别西对此深表惋惜。

  这一切的起因,都是一个该死的电视广告。

  电视上的那个女销售员在推销一款体重称。

  体重称!

  难道居然有人类需要这种东西吗?

  这该是何等邪恶之徒发明的?!

  连地狱也不愿接收这样的灵魂!

  好了,感慨完毕,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:没有受过现代广告轰炸的亚斯塔禄动心,订购,收货。鼓励别西卜站上去。称碎了。

  别西卜的(被)节食生活就这么开始了。

  第二天,别西从饥饿中醒来。

  请忽略魔王会饿吗魔王需要睡觉吗这种问题。

 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  起初,他以为这是因为太久没有吃东西而产生了精神上的虚弱感。随后,当他看到变高不少的床沿时,他意识到什么。

  他跳下床,跑到全身镜前,果然看到了一个小孩子的身影。他试着变回去,没有成功。

  没人能把蝇王变成这副模样,路西法或者耶和华也不行,所以肯定是他自己身上出了么问题。他仔细思考了一下,发现除了被迫节食外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。

  节食!

  对,肯定是因为节食!

  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体形非常正常,甚至有些偏瘦。一个绝妙的主意突然产生了。似乎体形变小也让他的思维更接近小孩子了,他不再思考魔王能否被饿小,而是直接跑向了厨房。虽然亚斯塔禄已经把厨房彻底检查了一遍,但别西卜还是在某些地方藏了食物。

  别西卜踩上凳子,在冰箱顶上摸索出了几块巧克力。他又钻进食品柜里,掀开夹层掏出一罐饼干。

  大门开了。

  别西卜赶紧从食品柜里爬出来,慌不择路地跳窗户到了院子里。

  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擦着他的耳朵飞过去,插在了地上,微微颤抖。紧随其后的是几把水果刀和叉子。别西左躲右闪,终于等到了亚斯塔禄的武器用尽。

  他乖巧地、可怜兮兮地看着亚斯塔禄。

  不由自主地吃了块饼干。

  亚斯塔禄快步走来,双手叉腰,居高临下地瞪着他,投下一片阴影。

  “你看,我变小了。”

  “所以?”亚斯塔禄语气冷淡。

  “不是我自己变的。“别西卜急忙解释,“我早上起来就变成这样了。”

  “这和你偷吃有什么联系?”

  “我想——”别西卜小声说,“应该是我太久没吃东西了——”

  他偷偷打量亚斯塔禄,希望能蒙混过妻子这关,但知道希望渺茫。

  亚斯塔禄仔细思考着。

  别西卜的心提起来了。

  亚斯塔禄皱眉。

  别西卜已经看到食物向他告别。

  亚斯塔禄说:“那你吃吧。”

  ……

  而就在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时,一扇正对着这幢房子的窗户后露出了一双鬼祟的眼睛。那眼睛转来转去,一种八卦的意味——犹其是知道了某些丑闻的意味在其中显现出来。

  为了不使天堂察觉 ,别西卜和亚斯塔禄来人间后几乎没有使用过法术。又因为人类在他们眼中实在构不成威胁,用不着费心,所以没有察觉到这道目光。

  他们的这个邻居是 一个矮小的男人, 平生最喜欢的就是偷窥。现在,他见到了刀子乱飞的惊人一幕,兴奋的不能自已。

  “警察先生,我要揭发一个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女人。对,是一个女人……她是我的邻居,我住在……对,不错,她经常到处乱扔刀子……我刚才还看见她虐童……”那个男人打电话报警,压低了声音说着。他的神情严肃而认真,语气也令人信服。只是那双眼睛还在溜溜地转着,平添猥琐之感。

  挂了电话,他走出自己洞穴似的家,摸到另一户邻居那里分享这则消息。过不了多少时间, 至少在警察赶来之前,这一片的住户肯定就都知道了。

  

  八月十二日下午三时。

  朗光明媚,树荫浓绿,伴随着警笛分外和谐。

  警员们下了车,走到这幢房子门前,摁响门铃。

  矮小男人藏在窗帘后面,窗户却开着,以便听清即将发生的好戏。右手边另一幢房子的花园中, 修剪枝叶的女人扭头盯着警员们,连花都剪掉了几朵。更多的窗户中探出了更多的脑袋。

  门铃响了很久,没有人开门。

  警员们又摁了几下门铃。

  “什么事?”门猛地被拽开了,亚斯塔禄一手拎着刀,一手攥着门把手,看起来随时都能把门拍到警员的脸上。

  “女士,是这样的,有人举报您虐童,我们来调查情况。”警员们盯着她手中的刀,觉得她确实是个危险人物,需要多加小心。

  “没这回事。”亚斯塔禄绿色的眼睛扫过几名警员,扫过那些探出的脑袋。所有人都一激灵。

  警员们更加警惕地面对亚斯塔禄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别西卜吃完最后一块蛋糕,正准备出门再买点儿食物,不怎么愉快的发现门口被人堵的严严实实。

  这群人的制服和警徽更是让他烦躁。亚斯塔禄给了他个“又被盯上了”的眼神。

  “这是你的孩子?”警员问。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那是您亲戚家的孩子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那他是?”

  “我丈夫。”

  所有人都呆傻了,雕塑般地凝固了。

  半晌。

  几个警员开始讯问亚斯塔禄,而且似乎想要把她到警察局去。一个女警员试图引诱别西卜离开。

  ”无聊的把戏。”别西卜想。可他应该表现得像一个人类小孩,所以他随着女警员到了花园里。

  花园非常安静,但离他们的邻居更近了。别西卜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了那些人类躁动不安的情绪——惊讶、难以置信、厌恶、鄙夷,还有一种窃喜。恶意在他的心底燃烧,他很想找出哪怕一颗葡萄干来分散注意力,可衣兜里什么都没有。

  只有人类卑贱脆弱的灵魂,充斥一整个天地。

  别西卜血红色的眼睛盯着女警员,盛夏的阳光都染上了阴冷的感觉。她这时才惊恐的发现这个孩子居然有这样一双可怖的眼睛。

  “正常人会有血红色的眼睛吗?”她很不确定。她感受到了恐惧。

  “不,你面前的只是一个孩子……一个可怜的孩子。”她试图说服自己,“血红色的眼睛肯定是个错觉……你仔细看看就会发现是你看错了。”

  女警员揉揉眼睛,发现别西卜的瞳色还是红的刺目。那孩子没有任何表情,但好像在嘲笑她一样。

  “都是错觉……你该工作了。”女警员开始安慰别西卜,似乎他是一个受到伤害的小孩子。最后,她再次问别西卜:“那个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?”

  “我的妻子。”他不明白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到底有什么好问的。

  女警员看向他的目光又多了一些怜悯,似乎他已经无药可救了。

  “可是,你看,你们的年龄差这么多,她可以当你的母亲了。你们怎么会是夫妻呢?”女警员说到最后一句话,还是忍不住抬高了声调。

  “不,实际上,我比她还大一些。”

  女警员有些崩溃。

  而别西卜现在面临一个难题:如何证明自己的妻子真的是自己的妻子?

  沉默片刻,他说:“我名为别西卜,而她名为亚斯塔禄,我们是夫妻,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哦,天哪,别西卜和亚斯塔禄,究竟是谁会起这样的名字?

  “不,没有,没有问题。”女警员终于在他的目光下颤抖起来。

【原创】神墓

        你望着王座上的那人。

  分明是个活了百年的老怪物,却依然是少年人的模样。他的表情沉没在如潮水般的阴影里,但你心中清楚,他的内心一定狂怒如雷雨之夜的海面。

  你认为他需要发泄一下,毕竟他刚刚经历了有生以来第一场惨败。而正是因此,你和他需要被封印在这个除你们之外,什么生命体都没有的、阴森冷寂的异空间。所以你上前一步,站到他的面前。

  你看清了他的表情,疯狂嗜血如穷途末路的野兽,来不及心惊,他的双手已经掐住了你的脖子。而你没有一丝感觉,你的躯体早已被他改造成了某种性能极佳的兵器。他最终失去了力气,放下了双手。他也发泄地差不多了。此时的神情表明他开始了新的谋划。他在这种时候心情总是很好。

  但你仍不知死活地挡在他的面前,这令他感到不适。你还直直地盯着他,这更令他感到愤怒。于是他用冰冷彻骨的眼神打量着你, 使你想起了曾经他赐予你的无数痛苦。你毫不怀疑你的痛觉是在那种非人的折磨中自动消失的。但他不会再让你产生恐惧了。这里的布置都是为了无限地削弱他的力量,而你却不受影响。

  他没有意识到,现在你比他强了。

  现在,任人宰割的是他了。

  你将他摁在石质王座上。估计是你用的力气过大,几乎要把他的肩膀摁碎,他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  ……

  他苍白发灰的薄唇变得红艳,一副狼狈不堪、惊慌失措的表情,这令你产生了满足感。尽管你很清整,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恢复过来,变回那个掌控一切的人。

  ……

  他动情的神态落在你的眼中却虚假到令人作呕,你很清楚他有多少伪装的成分,你很清楚他在算计你。他意识到你对他的情感他无法回避只能承受,他也会意识到这感情能被他利用。

  你是否会被他利用?

  你不知道。

蛇语者同人
【渣画预警】心情复杂的萨麦尔

没什么用的脑洞/背景:
地狱有网,某天萨麦尔在网上发现了一个不可言说的论坛,里面全是不可言说的同人。
然后地狱就开始净网行动了。
悲伤.jpg

以及更加没什么用的创作过程(?):
想画同人,没有时间,正好这次月假让画美术学考作品。于是我就灵机一动。
为自己的机智骄傲.jpg
皮一下很开心.jpg

【小道消息】某些魔王单身至今的原因

1.彼列:
没什么好说的,他忙着睡觉

2.阿斯蒙蒂斯:
大部分人(魔)都认为是他太过于匹配自己的称号了,只想要在万花丛中放荡不羁,但是据匿名知情人士透露,阿斯蒙蒂斯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视感情的魔?【以下内容该人士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查水表了,大家可自行猜测】

3.利维坦:
在男性恶魔中很少被提起,但是最近在女性恶魔中人气很高(似乎是因为某在第三狱供职的士兵拍摄的本体照片)。
【广告】开局一条鲲,进化……【划掉重来】以利维坦本体为模板的毛绒玩具火爆热卖中,仅剩10只,顾客朋友快来下单!

4.玛门:
他已经和他的商业帝国难舍难分了,还是别拆散他们了。
曾经在人气最火爆的时候搞出过付钱就当男朋友的骚操作,后来突然终止了这项业务。

5.路西法:
鉴于我刚刚发表过关于陛下发际线的危险言论,我就不在作死了。

更多情报请关注#地狱传闻#

最神秘的消息,
最劲爆的八卦,
尽在#地狱传闻#!

第六狱餐厅设想

第六狱盛产苍蝇。
第六狱的苍蝇具有崇高的地位。
所以它们生活的非常幸福快乐。

——————进入正题——————
评判第六狱餐厅的好坏标准之一是苍蝇的多少,苍蝇越多的地方饭越好吃。
第六狱的苍蝇训练有素,绝对不会在你吃饭的时候干扰你。相反,它们会在你吃饭的时候给你跳老年迪斯科助兴。
据说跳的最好的苍蝇在第六狱某个贵的我一辈子也吃不起的地方。
所以我从来没有见过。
不过第六狱的苍蝇确实厉害,有的还会拉微型二胡上街卖艺。

——第五狱某个不便透露姓名的堕天使

——————广告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诚聘苍蝇
还在为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担忧吗?还在提心吊胆毫无尊严的活着吗?
如果是这样,兄弟们,快加入第六狱吧!苍蝇舞队需要你们!
只要你有一技之长,我们欢迎你!
详情请咨询【哔——】
请登录www.【哔——】.com

——————话外音——————
地狱在我的心目中已经变成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地方了。
太奇怪了以至于我不敢打tag
@晨星升起 苍蝇脑洞

脑洞:第四狱魔王玛门想钱想疯了,竟然在军队制服上印广告!
@渣德基尔 大概就是这样的沙雕脑洞

把四打成三……利维坦陛下饶了我吧

一个发现
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严肃、认真、负责任的发现——《浮士德》书中是有隐车的!歌德大大费尽心思地向我们暗示着梅菲斯特和浮士德的什么!
小天使向梅菲斯特扔玫瑰,梅菲斯特陷入欲望之中,小天使趁机带走浮士德的灵魂这一段,其实十分不合理:

①为什么要派小天使们,而不是天使    长带兵来劫走浮士德?

②为什么小天使会这种看上去非常不正经的法术?

③梅菲斯特为什么会中招?

        其中最不合理的就是梅菲斯特中招的事了——小天使的法术应该属于幻术,而梅菲斯特显然也是精通幻术的,不应该在这方面毫无防备;小天使的法术再强,也不太可能让梅菲斯特从与他们敌对瞬间转变成爱慕他们,至少也应该是对关系近的人产生幻想;梅菲斯特作为一个恶魔,并且看起来经常在瓦普吉斯之夜出现,对于这种事应该习以为常,为什么会连此时应该关注的浮士德的灵魂也注意不到?
        可以推断,如果小天使的法术确实是某种幻术,那么出现在梅菲斯特幻想里的应该是一个与他关系亲近、他求而不得、并且不防备对方的人。在《浮士德》书中,最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就是梅菲斯特的契约者浮士德!

        所以说,当时梅菲斯特是沉溺在对浮士德的某种幻想中,才导致功亏一篑的。以及,这么看来,天堂的手段也很厉害:你不是想要基友吗,你不是想、要基友吗?我就在你以为自己得♂到基友了的时候把你的基友抢走!
( • ̀ω•́ )→
基友变没大法

脑洞

  "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有点远,要是步行估计会累死。"梅菲斯特举着一卷羊皮纸,它的下端一直在地上蹭来蹭去。"哦不,上边一定沾满了土。"浮士德想。羊皮纸上一行行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,浮士德记得梅菲斯特第一次拿出它的时候异常兴奋,对他说:"你为什么会对这世界毫无期待?看啊,这么多的地方我们都还没去过!"
  "浮士德?"恶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他脱离回忆,发现恶魔贴在他的旁边——这不奇怪,梅菲斯特总是这样,表情略带不满,"我们怎么过去?我想飞过去最好,是骑魔马,飞毯,还是……?"
  "那里也不是太远吧?不如就坐普通的马车。"浮士德向恶魔微笑。
  "好啦,都听你的。我看见前面就停着几辆马车。"梅菲斯特走了过去,浮士德也跟上来。
  "先生,我和我的同伴正在旅途中,可惜马车突然坏了,不知道可不可以用这些钱财,向您买一辆马车?"梅菲斯特彬彬有礼地开口,手上拿出一块金子。浮士德想问他:"你又在捉弄这个可怜人吗",但还是沉默了。
  那人颤抖着接过来,飞快地藏进衣服里。梅菲斯特拉着浮士德,在几辆车之间转来转去。
  "我看这辆就不错。"梅菲斯特拍拍马头,转头询问浮士德。
  "谁来驾车?"
  "你和恶魔同行这么久,还不知道,和恶魔一起坐车时不需要车夫吗?"梅菲斯特笑着,"只要和马儿沟通一下,这一路上我们就都不用担心了,它们能把我们带到正确的地方。"
  浮士德站在梅菲斯特身后,看他站在马儿面前,对它说话。阳光洒在恶魔身上,竟然格外和谐。浮士德发现,梅菲斯特此刻才像是真正站在了凡间,而非地狱。
  "走吗?"梅菲斯特已经上了车,向他招手。
  "嗯。"

【明明挺温馨的脑洞,经过文废之手就成了这样,果然脑补最好了……不过写出来了还是挺开心的】

【浮梅/梅浮】

序章
         直到现在,我还时不时会想起浮士德。当然,也会想到梅菲斯特爵士,想起那一段疯狂的时光。
         恶魔和神打了个赌,浮士德的灵魂便是赢家的奖品。作为恶魔的一员,我坚信梅菲斯特必将胜利。也许是太久没有和天堂打交道了,我竟然忘了,神随时可以反悔。
         谁能错过这场好戏?地狱沸腾起来,无数恶魔去往凡间。地狱前所未有的空旷寂静,而凡间到处都充斥着隐匿起来的恶魔。被天堂压制太久,所有人都不再冷静,我们需要胜利,无论是哪方面的胜利。而天堂也不会放任恶魔遍布大地,于是,天使也降临凡间。
         浮士德和梅菲斯特启程了,所过之处,皆是恶魔狂欢之地。这片土地越发动荡混乱。空气中的精灵嬉闹着,乘风传递躁动和不安。恶魔当然不可能和天使和谐相处,在人类看不见的地方,冲突激烈。
         最后,完全失控了。浮士德要建立他的国家。
        我目睹了它的建造,那些城池是还处于蒙昧之中的人类无法想象的奇迹,那是由恶魔设计、由恶魔建造、属于浮士德的理想国。在他心中,也许将是又一个伊甸,永远属于人类?他和梅菲斯特并肩站立在巍峨城墙上,眼中盛满喜悦,燃烧着明亮的火焰。可神怎么能容忍恶魔之国在凡间建立,怎么能容忍浮士德背叛,怎么能容忍自己输掉?
         忧愁从天穹降下,将浮士德拉入无底深渊,我看见梅菲斯特心急如焚,日日夜夜寻找灵药。毫无用处。忧愁无处不在,无法阻挡。它是神的利器,专门用来驯服不屈的灵魂。
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的日期逼近着,我们每日精神紧绷。终于,那一天到来了。丧乐从远方飘来,天使列队,神在云端上微笑,光辉刺破阴沉的天,让人以为是在降下救赎。
         我仍然清晰地记着,天使军团的旗帜飘舞,如同覆盖满天空的云霞;他们的盔甲上腾起银光,照耀四方。浮士德的灵魂还未醒来,被重重护卫。梅菲斯特冲上天空,想要撕破这道防线。恶魔们愤怒着,举起武器,和天使对峙。我也握紧法杖,紧盯天空,随时准备参战。
         浮士德醒了,他对梅菲斯特说了什么。梅菲斯特僵在半空,天使军团带着浮士德撤退。
         最后,恶魔也将散尽了,梅菲斯特仍然凝望天空。
         结束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个诡异的玩意儿大概是某个恶魔的回忆,正文就不是这样了。
想写成长文,分为浮士德升入天堂(歌德《浮士德》里的剧情的魔改版,说是参考歌德等,事实上剧情很可能不受控制)和浮士德离开天堂(自己瞎编的,为了HE)两部分。
……撒旦啊,我好啰嗦。
渣渣求轻喷